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 > 校友风采 >

我校83届校友、全国人大代表、中航工业直升机董事长余枫做客中国青年网【对话新国企,加油“十三五”】访谈节目

发布日期:2016-03-21 来源:沈阳航空航天大学 点击:
      3月14日上午,我校83届校友、全国人大代表、中航工业直升机董事长余枫做客中国青年网《对话新国企,加油“十三五”》访谈节目,对话经济日报产经新闻部主编、高级编辑崔书文,聚焦新常态下直升机产业发展。节目中,余枫从民族直升机产业现状和未来前景等角度出发,与主持人一起就面对复杂的国内外形势,激烈的行业竞争,中航工业直升机如何落实国家宏观政策,填补行业短板,以崭新姿态与世界强者“同台竞技”等话题进行了探讨。下面,将访谈实录全文转载呈现,与读者分享。

      崔书文:聚焦改革新趋势,挖掘发展新动力。大家好,我是崔书文。这里是中青网演播室,正在录制【对话新国企,加油“十三五”】访谈节目,本节目由国务院国资委宣传局指导,国资委新闻中心、《国资报告》杂志社主办,国资委信息中心协办。在访谈过过程中,各位网友可以通过国资委的官方微博微信“国资小新”平台向访谈嘉宾提问、互动。
      今天,我们非常容幸地邀请到了全国人大代表、中航工业直升机董事长余枫先生。余总您好!
      余枫:您好!网友们好。
      崔书文:非常欢迎您做客【对话新国企】节目,在录制前我们已经通过国资小新微博微信平台和其他网络渠道,搜集了众多网友关心的问题,大家的问题主要聚焦直升机产业发展、前景等方面。
      我们也知道中俄机型重型直升机的第七轮谈判,对于广大的网友来说,可能对直升机和重型直升机并不熟悉。您能不能介绍一下,我们国家直升机产业,特别是重型直升机的应用领域和发展现状?您所在的中航直升机公司在这一产业发展过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余枫:好,我们国家幅员非常辽阔,而且整个地理环境变化非常大,高原的区域,就是地质条件和地理环境很恶劣的地方区域还是比较大的。这种情况,就意味着我们国家在直升机方面的应用需求可能是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里面,需求是最大的。
      崔书文:就目前需求是最大的。
      余枫:对。从这个需求上来说,由于直升机特有的飞行能力和特点,它就可以在未来我们国家的军事领域和国民经济建设领域有很多用途。比如说,在应急救灾过程中,很典型,像汶川地震。交通断了以后能更好地发挥更好救灾作用的,就是直升机,它不需要专门的机场,只要有一些空地就可以飞进去执行救援任务。
      我们国家还有很多地方人口稀少,如果要解决这个地方的经济建设问题,如果去建高速公路,或者是去建一个机场,由于人很少,又很分散,就不可能。除了公路以外就可以用直升机去解决应急的。或者是地质条件、地理环境更不适宜用其他交通工具,用直升机的会更好、效率会更高。这些都意味着,我们国家有很大的直升机市场。
      同时,由于我们国家经济这几年快速发展,这种需求就越来越明显。重型直升机肯定在这方面有很大的需求。
      崔书文:您解释一下重型直升机大致是怎么样的吨位?
      余枫:我们一般是这么定义的,20吨以下的,我们把它定义为大型直升机。起飞重量超过20吨,定义为重型直升机。20吨是一个分界线。
      崔书文:我们也知道国家对航空工业特别重视,像《中国制造2025》把航天航空领域作为实现制造强国战略的突破口,将它放在实现国家制造业的排头兵位置,也给出了不少扶持办法。但是,现实情况我们也看到,在航空工业,尤其是直升机产业发展,目前还面临着很多问题。在您看来,目前面临哪些具体的问题和短板?
      余枫:作为一个大国,特别是一个强国来说,如果没有自己独立的强大的航空航天工业,肯定就不能称之为强国。
      从我们国家航空工业或者是从直升机工业发展来说,我们国家的历史相对比较短,特别是直升机工业,比固定翼的发展历史还要短。而且我们建国以来,相对在直升机投入方面也是比较弱的。这一点来讲,我们需要变成一个航空强国,特别是我们国家需要直升机这种飞行器,在这方面我们的差距是明摆着的。我们想通过我们自己的创新,通过我们国家的投入,国家已经把《中国智造2025》和未来航空领域的地位确立,已经确定为我们国家的一种战略产业。所以我们也希望直升机这个产业本身,通过我们智能制造,通过我们一些高的技术的拉动,来使这个产业越来越强大起来,来适应我们国家国防和我们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
      崔书文:我们也知道您一直是为发展直升机产业鼓与呼,也希望国家出台产业政策对这个产业进行扶持,要设立直升机产业智造专业基金,想请您谈谈这个大致的想法,为什么要设立这个基金,怎么运用会发挥更好的效果?
      余枫:我这次在人大会上提了一个建议,国家应该从战略层面来支持直升机产业的发展,从战略层面来讲其中有一点建议,我们国家要有这方面的专项基金,要重点解决我们国家在直升机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基本的体系建设问题,基本的一些关键基础,基本的关键技术的攻关问题。我们国家直升机未来要走向民用市场,直升机体系和它特有的客户化的服务系统,这些都是我们现在看来在发展过程中的短板。而且我认为通过这样一些专项基金来拉动我们整个直升机行业的自我创新和独立创新的能力,使我们真正在这一轮供给侧改革中,使它的能力得到提升,使它对市场的适应能力得到提升,来使中国的直升机产业走向一个能自我发展、自我适应市场、满足市场需求的一个产业。
      崔书文:实际上现在我们还存在很多问题、存在很多短板,但是我们也看到在这几年我们直升机产业还是有非常快的发展。现在我们有一个问题,我们自己和自己相比进步是很大,如果把中国的直升机产业放在国际范围做比较,您觉得我们现在直升机产业在国际这个框架下,大致处于什么段位?像制造业,工信部大致有一个解释,制造业第一强国是美国,第二方阵好像是德国、日本、英国,中国制造业总体在世界上是第三方阵。咱们具体一点,直升机产业在什么方阵?
      余枫:我们国家的直升机产业发展还是比较滞后,但是通过最近十年,特别是最近五年的发展,我们国家民族的直升机产业还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最好的表现是去年9·3阅兵,我们直升机总量占参加阅兵空中梯队数量的一半以上,这充分证明我们国家直升机产业的提升。但是还有一些短板,在设计体系里面,在材料和标准体系里面,还和发达的国家有一定的差距。我认为,世界上直升机方阵假如有第一、第二、第三,我们是在第二里面,我们基本上可以独立的研制军、民、用直升机,但是我们在技术上,在一些基础研究方面还是有欠缺,和最先进、最发达的直升机国家相比还是有差距。但是第三方阵只能应用,或者是只能配合第一方阵来做一些制造配套,我认为中国的直升机产业已经到了一个可以自己来做自己的事,自己决定自己事的时候,但还是有短板。我认为我们处于第二方阵。
      崔书文:你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判断,对了解民族直升机产业在世界竞争格局中的地位,大概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这就说明,其实我们在国际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和水平,通过国际交往、国际合作,来展示我们的实力。所以想请您介绍一下,中国的直升机产业在开拓国际市场,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尤其是“一带一路”走出去战略这方面的进展情况,和下一步怎么进行发展?
      余枫:我们国产直升机现在已经开始进入世界市场,当然跟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发展,我们直升机产品,我相信经过我们自己的不断努力,肯定能适应这个战略发展的需求,进入到更多的市场。但是现在来说,我们可能自身还要根据我们“一带一路”总体战略需求,认真地研究我们未来可能面对的客户是什么,对我们现有的直升机进行改进、改型,甚至研制新的直升机,来使我们更好的响应市场,能满足我们这个市场的更大需求。我对这方面是充满信心的。
      崔书文:我们知道最近这几年社会各界一直在呼吁放开低空领域,每年两会上代表和委员也有一些建议。您现在看,放开低空领域进展的情况怎么样,确实放开对发展中国直升机产业有怎么样的实际意义?
      余枫:放开低空空域。中国地域那么辽阔,放开,我们国家的通用航空市场确实会得到很大的发展,对我们国家的交通能力的提升。交通就像一个经济运行的血管一样,肯定会加速我们国家经济运行的。但是在目前这个情况来说,低空空域开放之前要解决很多问题,国家在这几年一直在强力推进低空空域的开放,包括我们企业也盼望低空空域的开放。但是对我们这个航空制造业来说,我们可能就要在没有开放之前尽快地做好自己的准备。
      低空空域真正开放以后,带来的结果是这个市场更大了。但是我作为一个航空器或者是直升机制造商来说,我自己准备好没有?我自己有没有自己的产品,一旦这个市场开放以后,或者有这么大市场需求,我们能不能满足市场。这一块我认为是中国直升机产业或者是中国通用航空产业要认真思考、要认真做好应对准备的方法。
      低空空域开放是有一个过程的,因为放开之前管制法规、管制条例这些方面肯定要健全,因为只有健全的法制才能保证放开以后的运营是可控、安全。这时候对我来说最应该积极做的事情,就是在没有完全放开之前努力地加快自己的发展,为面对未来更大的市场做准备。
      崔书文:请您来评价一下这几年放开的步伐程度和社会各界的预期,大致是怎么的?您预测一下,下一步如果放开,可能是怎么样的进程、怎么样的速度?
      余枫:对于我们国家的通用航空,通航就包括直升机,他们的感觉放开的速度还是慢了。对我制造商来说,我觉得正合适。
      崔书文:您觉得放开步伐和实际情况是比较符合实际情况的?
      余枫:对,我们在要求放开的同时,我刚才说不做好相应的准备和产品开发,这块市场就会被别人拿走的,或者我们不能在放开的市场中获得更大的机会。这一点也是我们现在特别着急,所以我在前面提出建议,国家要制定扶持政策,把编制我们国家本身的航空产业,从国家层面制定发展规划,加快我们自身的发展,同时准备好。一旦低空空域全部放开以后,让我们自己的产品能在这个市场里面占主导作用。我认为这是我们最最重要的,最最希望的。
      崔书文:现在我们也看到随着低空领域的可能放开和逐步放开,国际上一些巨头现在都对中国市场表现出极大地兴趣,好像纷纷涌入,现在我们在国内市场面对就是国际巨头的竞争,你曾经提出建议国家扶持民族产业,优先采购国产直升机,想请您介绍一下,目前国内和国际巨头大致是怎么样一个市场格局,怎么样的竞争局面呢?
      余枫:航空工业和我们国家别的工业有点不一样,有点特殊性。
      低空空域放开,这个市场是对所有的供应商是平等的,带来的结果是,我们航空工业发展的历史比较年轻,相对来说还比较“幼稚,放开以后得不到太多的保护。这时候我们的航空工业面临的,一旦进入市场以后,特别是民用市场面临的是直接跟世界上一流的这些制造商们“同台竞技”,给我们带来的压力也是非常巨大的。因为我们毕竟比别人发展得晚,我们在技术方面的积累、在管理方面的积累,这些储备还是比较弱的。一旦放开以后,你就面临着和他“同台竞技”。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肯定需要得到国家一个是政策方面的,第二是从资金方面,第三是在未来的人才培养方面更大的支持。
      我记得当年加入WTO,汽车是给了几年的保护,实际航空是没有得到这种保护的,这让我们感觉到压力巨大。当然我们也有信心,在未来这个市场上把这个工作做好。反过头来讲,我们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国家的支持来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希望在我们国家的一些政府采购方面有一个政策,优先的使用我们国产的。就像现在的汽车,比如说现在汽车政府采购里面就规定,你必须要用国产车。反过头来我认为我们未来的民用航空市场里面,或者是我们一些军队市场里面都应该明确的,只要国产能做到的,应该首先使用国产的,这样来支持我们民族产业、民族航空工业的发展。
      崔书文:现在直升机产业目前看起步比较晚,所以在发展过程中确实需要国家一些政策和资金的支持。发达国家已经走过一段很长的发展道路。您大致评价一下,这些发达国家他们在发展直升机产业的过程当中,他们有没有一些什么经验教训值得我们国家在制定直升机产业政策的时候需要来借鉴的呢?
      余枫:我觉得,这些发达国家的航空工业和我们国家的航空产业产生的方式有点区别,像美国是从低端,从下里巴人走向阳春白雪。莱特兄弟从一个航空爱好者自己创新、自己发明了可使用的飞机,这个飞行器慢慢发展成高端飞机。我们国家一开始就是高大上,国家主导,用于军用,从俄罗斯引进技术或者是买飞机,所以我们国家的航空工业是从高端、政府端,更高的军事应用慢慢向民用,发展路径是有点相反的。相反,带来什么结果?我们这几年一直在说,各个地方政府都说要发展通航,但是所有人都认为航空是高大上的东西,这样带来的结果是大家敬畏。但是反过来能够理解、或者是愿意尝试应用航空的群体太少,我们国家要在这个领域培养更多的人愿意使用航空这种工具。
      为什么美国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原来是少数人在用,美国开始是民用,最基础的基层在用,这样带来的结果,比如说美国这个国家这么多人,有很多很多人是拿了自己的私人驾照,中国可能没有多少私照。中国要培养一个飞行员主要靠国家培训,而美国很多人是自己花钱。所以我们在市场的营造上或者是在培养未来的人才上跟美国是相反的,我们可能缺了这一课。当然我们可以制造出大量的飞机,培养出更多的飞行员。但是我们还没有培养出使用者怎么样更好的使用它,没有真正的理解它,或者并不知道在我的工作中怎么去用它,这是我们未来要解决的一个大问题。
      我后来想想,这应该也是供给侧方面的问题。企业还要承担一个去培育市场、引导市场,让大家都热爱航空的责任。如果没人热爱航空,就没有人愿意使用飞机、承担驾驶费用,这是产业面临的一个更深层次的更大的问题。这让我们未来的市场,即使有了需求的可能,也会限制你的发展,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这些东西,我认为一个是企业该做的。另一个我们国家应从一些层面,支持一些学校设立航空专业。
      我在人大建议里面提出来,我们国家应该从这个层面制定我们国家自己的发展规划,是从国家来推这个发展规划,而不是由航空工业自己来主导,来推行这个规划的。这样带来的结果,就是为我们国家未来真正变成航空强国做一个更好的铺垫,打下更好的基础。
      崔书文:余总谈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就是怎么样去培育我们的直升机市场、培养良好的国民意识,人们对直升机的理解和购买的意识可能是下一步整个直升机产业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这还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您能不能再梳理一下,提升国民对航空的正确认识方面。您觉得从国家和社会,包括制造业企业都应该做哪些事情?
      余枫:我们应该有一种文化,就像推行信息化一样,都应该有一个文化。这个问题首先应该从教育层面开始,就像当年让我们的下一代认识信息化一样认识航空应该是怎么样的,航空所起的作用是什么样的。第二,在普及科技方面,也要对航空从国家层面进行一些推动或者是拉动。现在我们和一些地方领导在探讨,我们是不是来支持你们这个地方,你们这个地方比较偏远,有些地方人很少,花很大的本钱去修高速公路,不如修一些简单的直升机停机场,这个成本可能会更低。很明显,包括能制定政策的人、能购买的人就对航空没有太大的概念,用户不知道应该怎么用才能把它用得更好,是不是敢用它,航空是不是太危险了?我突然感到,在这个层面,西方是走了另外一条路,大家都认可才推出来的,我们是从上面推出来。当年是为了保卫国家,但是除了保卫国家航空还有很多功能,在把我们的市场扩大方面,这一块我们缺失了很多。我想一个是科普、一个是培训。
      还有我们企业本身。国家应该鼓励,或者在这方面支持企业。我认为在一些专项资金里面都应该有一些客户体验中心。客服中心也有责任告诉大家,这个可以怎么用,告诉大家是安全的,从各个方面营造这个气氛。
      其实供给侧改革,如果这个改革要创造未来更大的市场是需要好多方面的联动,才能让大家知道我这个可以,而且现在我有钱可以做这件事。这一点上应该有一个系统工程。我们也在研究,从企业的角度让大家更深刻的认识到,比如中航工业做的爱飞客,就是让全民知道航空的重要性和它的作用是什么。
      崔书文:接下来我们来聊一下军工的话题,十八大把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国防和强大军队作为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任务。余总您觉得,在新形势下军队改革和军事战略方针调整,将对直升机产业带来哪些影响?
      余枫:直升机产业,特别是中国还有一些民企也开始想做直升机了,直升机产业。我认为,特别是央企有两个使命。第一使命,特别是在现在我们国家还在发展过程中,就是要增强我们的国力,增强我们的国防,为我们的国防提供最先进的装备。这一点上毫无疑问。
      第二使命是我刚才说的,要用我们的能力去进入民用市场,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前面是保护经济建设,后面是直接为经济建设去服务。我认为我们肯定把国防作为第一要务。随着我们国家军队体制的改革,这次看来,军队的改变速度之快,力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反过头来从国防工业本身,是要加快对我们国家,特别是我们国家的军事战略的理解,加快自己更快的适应,让自己的科研、生产、服务整个体系能适应军队的改变,特别是适应目前我们国家日益增强的,对一些应急事件反应的改变,来改变我们国防工业本身的运作。这一点上我们在目前,特别是在最近,感觉到对我们航空工业,或者对我们直升机产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任务,我们一直都在和我们的用户们,就是和军队在沟通,我们一直想通过对他们改变的理解,这种军队改革带来的需求会发生的变化,我们怎么样去更大限度满足需求。第二,主动配合他们,寻找更多的需求来满足我们国家、我军的发展,或者是新的军事变革的后劲,提升国防军事实力。这是我们当前很重要的一件任务。现在来做这件事,和以前的仅仅是订货和生产不一样。以前是军方提需求我们来研制,先订货,之后是交货,现在应该是主动理解,主动思考这些问题,把未来的需求考虑进来,来做这些工作。这一点我们也在变革,在改进之中。
      崔书文:最后请余总介绍一下您参加两会带来的议案和建议,是关于哪方面的,趁这个机会和网友做一个交流。
      余枫:我带来的,总体希望国家在政策上加大扶持民族直升机产业发展的力度。这个力度的目的,是为了提升我国航空制造业,特别是直升机产业的制造能力,促进国产民用直升机有更大的发展。
      其实在我们两个人的交谈过程中,已经提到了。一个是在政策方面,我们希望国家从国家层面来制定国家航空工业的战略发展规划,或者是直升机。这种规划国家要做什么,要求我们企业做什么,让它就像我们《政府工作报告》里面那样越来越明确,让我们的目标越来越明确。第二,希望在资金方面给予支持。当然这个规划出来肯定含资金方面、人才培养方面,包括低空空域开放政策方面,做相应的规划,让我们的航空产业能适应未来军民两用的需求。
      总之,希望在我们整个发展过程中,不仅仅要得到国家的支持,国家要从战略层面要给我们一个更明确的指向,我们后面该做什么,什么时候该完成什么,按时完成。
      崔书文:顺着您刚才说的,整个直升机产业现在正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从咱们中航直升机公司来讲承担着军工一块。民用市场开拓一块,问一个民营企业、国企发展相关的话题。在直升机产业民用这块,民营资本进入有什么障碍,或者是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的情况是怎么样?换句话说,在发展民用直升机领域,中航直升机公司大致目前是什么地位?
      余枫:我们在发展民用直升机方面,都在认真的思考。比如说发展一些民用直升机,这个投入也是非常大的。这个“大”带来了,第一个,我们希望得到国家的支持,第二,确实希望在我们这个体制改革过程中,是否可以尝试?我们要把民营的社会资本,或者是民营资本引进来,变成一个混合经济体,来解决我们在资金方面的短缺,或者是资金方面的不足,来解决我们更好地适应民用市场的能力方面,或者是市场开拓方面的不足,来提升我们的能力。这样就能充分发挥央企在某些方面的优势,也能发挥民企,或者是民营资本在市场方面的优势。我认为,未来我们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模式,这种模式的目的还是为了加快发展、提速发展,让我们尽快地适应未来的市场需求。
      崔书文:现在我们看到直升机产业未来有很大的发展前景,有一些产业、有一些领域民营资本不敢进入,总是有一些限制。刚才余总也谈到民用直升机产业民营资本进入是没有任何限制的?
      余枫:在国内民营资本进入直升机产业已经有了。
      崔书文:政策上有没有?
      余枫:据我所了解没有很明显的障碍,只是在未来的操作过程中,可能会发现一些问题。在整个改革过程中,肯定有些东西是需要大家一起商量的,或者通过对目前政策更细化的认识,这样可能会找到一些更好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我想现在,最近国资委发的“1+N”文件,这里面我们都在琢磨,这里面可能会对我们做相应的规定,解决我们在未来发展和改革中出现的问题。今年是央企改革年,也就是未来要解决发展生存的深层次问题。
      崔书文:有前景,民营资本就会进入比较多,从您的角度比较具体的展望一下,直升机产业下一步民营资本如果进入盈利的前景、盈利的模式,大致是什么状态?
      余枫:航空产业和别的产业不一样,是要做相对时间较长的规划,不能像我们股市说今天进去了,过半个月或者是几个月也就获得回报,因为它的技术投入有一个比较长的研发过程,研发之后要和市场进行磨合,要对市场进行一些开拓,一个复杂的产品和一个简单的产品进入市场的周期、时间是不一样的。我们一方面希望把这个时间加快,所以我认为直升机产业是一个长期性投资的产业,不会在短短几年很快见到效果。但是它一旦见到的效果,带来的拉动效应是非常大。
      现在我们能够明显的看出来,实际上民营资本进入航空领域已经有了,但是在总集成方面还没有,原因在那儿呢?这种总集成,我们做主机的,要投入以后真正见到产出的时间是相对较长的。我也希望一些想进入的民营资本要考虑好,要耐得住寂寞,要等待。中国航空产业这几年爆发性增长,可能是五十年、四十多年积累的结果,在这几年一下子释放出来,这就证明它整个积累过程是比较长的。
      崔书文:今天非常欢迎余总您做客我们【对话新国企,加油“十三五”】节目,也谢谢广大网友的收看。再见!
      余枫:好,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