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 > 校友风采 >

起步于航空 奋斗在铁路 ——记83届校友、铁道部利用外资和引进技术中心主任刘军甫

发布日期:2012-05-21 来源:沈阳航空航天大学 点击:

  刘军甫,男,1963年出生,河北滦县人,中共党员,现任铁道部利用外资和引进技术中心主任。
  刘军甫,1983年毕业于沈阳航空工业学院机械工程系机械制造工艺与设备专业7962班。同年分配到中航工业北京航空工艺研究所从事设计员工作。1985年,考入北方交通大学经济管理系研究生班学习,   1987年毕业留校任教,历任助教、副教授、经济管理系党总支副书记兼副系主任、学生工作处处长、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校长助理。2000年10月以后,担任铁道部利用外资和引进技术中心副主任、常务副主任、主任。
  刘军甫坚毅求实,激情进取,长期从事铁路交通系统的人才培养和铁道系统的外资利用和先进技术的引进工作,曾参与了“高速铁路动车组技术引进”、“大型铁路救援装备引进”、“大型铁路养护设备技术引进”等重大项目的引进工作,为我国铁路交通的快速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起步在航空

  1979年的秋天,刘军甫走进了沈航那所与他想象中相去甚远的校园,短暂的失落之后,在老师的亲切关怀下,他重拾信心,怀着对航空事业宏伟蓝图的憧憬,自觉地融入到沈航学子那朴实却不失抱负的求学氛围中。他学努力、为人诚实,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别人宽厚,被选为7962年班长,一任四年,深受同学们的拥戴。四年后,母校把他送到了中航工业北京航空工艺研究所(625所)。在那里他完成了在航空工业系统仅有的两年工作经历。625所是当时航空系统最高水平的工艺研究所,与他的专业机械加工工艺非常吻合。他带着无限的向往与40多位大学生一同迈入了625所,迈出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步。但是他很快感觉到了一种落差,因为这名沈航的“高材生”在这个人才济济的研究所里似乎太过普通。正是在这样一种处处感受到压力的状态下,他又一次拓展了视野,站在一个新的平台上,开启了日后从“空中(航空)到地面(铁路)”的职业生涯。

    奋斗在铁路

  1985年,带着成为“复合型人才”的追求,刘军甫考入当时隶属于铁道部的北方交通大学经济管理系研究生班学习。两年后,并未如他所愿到企业去成为一名管理者,而是留在了学校任教,一干就是13年。这期间,他从一名青年助教做起,很快成为经济学副教授,正当在学术领域努力求索时,也许是不经意间所表现出的对管理工作的兴趣和肯干务实的作风,他受到了校党委的重视,先后被任命为经济管理系党总支副书记兼副系主任、学生工作处处长、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校长助理,成为一名年轻的高校领导干部。在不同的岗位上,付出了艰辛也收获了喜悦,其中令他最难忘怀的是作为人文学院院长的日子。
  1998年7月,为了实现从多科性重点大学向综合性一流大学迈进的目标,北方交通大学成立了由社科、法律、外语、体育等学科(系)组成的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刘军甫有幸成为这个年轻学院的首任院长。当时,他面临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从学科上讲,当时的北方交大共有7个学院,其它6个学院都是由传统专业组成,学术基础和人才队伍雄厚,而人文学院不仅学科新,师资队伍也年青,怎样才能迅速提升学院学术水平,使之成为北方交大向综合性大学迈进中重要的支撑,成为当时他面临的艰巨任务;另一方面,从能力上讲,高校是一个讲究资历和学术背景的地方,他当时不仅只有36岁,而且专业背景与当时的人文学院也不尽合拍,怎样才能赢得教授老师们的支持是他必须面对的又一个挑战。针对当时的情况,经过深思和取舍,他决定把自己的学术发展暂放一旁,专心做一名大学的管理者,既不在学术职称上图虚名,也不在科研项目上与教师争“利”,全心投入到教师队伍建设、科研管理、学生培养等管理工作中。为了引进高水平人才,他亲自到相关学科领先的高校和科研机构“挖墙角”;为了使青年教师尽快成长,他以包容开放的态度支持他们打破常规;为了在以工科和管理学为基调的交大创造人文氛围,他力推系列人文学术讲座。渐渐地,不仅使一个年轻的学院充分展现出其活力,也让广大教师看清了人文学科在交大发展中不可或缺的地位。同时,从人文学院所展现出的朝气和潜力中,教授们也更全面地认识了他这个年轻的院长。在更能体现“文人相轻”传统的人文学院,这个有些“不学无术”、志在做管理的院长得到了广泛的认同。在1999年末铁道部组织的干部考察中,刚满37岁的他被推荐担任校长助理,成为当时北方交大最年青的校级领导班子成员。同时,他也为自己从沈航一名航空专业的学生,成长为北方交大这所以铁路为主要专业的重点大学的领导而自豪。

挫折是一种财富

  然而,正当刘军甫跃跃欲试,全身心投入到学校管理工作中的时候,高校改革首先使他成为一名“失意者”,继而铁路改革又使他成为一名“受益者”,演绎了一段“戏剧人生”。2000年4月,在高校“合并”和“脱钩”的潮流中,北方交大与另一所高校合并同时,脱离了铁道部划归教育部管辖。当时,教育部没有任命时任校长助理的他为合并后的北方交大领导班子成员,他遭遇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第一次“重大挫折”,重新回到人文学院担任院长。“曾经沧海难为水”,做过校领导的他再回到院长位置上后,已经找不回当初担任院长的感觉。就在这时,铁道部首次在全国铁路系统公开选拔5名副局级领导干部。为了扩大人才选择面,将刚刚脱离的10所原隶属铁道部的大学也包含在了公开选拔的范围。怀着心有不甘的复杂心情和与交大不舍的情结,他报名应聘。这一次铁路人事制度改革的尝试为他这个有准备的人提供了机遇,他顺利通过了笔试、面试、考察等环节,被任命为铁道部利用外资和引进技术中心副主任。
  2000年10月,38岁的刘军甫从高校迈进了铁道部机关的大门,成为当时机关大院最年轻的副局级领导干部。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中,他努力适应,加速转型。既要面对一名公开选拔的领导干部所受的格外关注,又要展现一名学者型官员的素质。幸运的是,他经受住了转型期的考验。2003年8月,原主任退休后,他以副主任的身份主持外资中心工作,从此,他实际上已经成为外资中心的“一把手”。然而,踌躇满志的他,没有想到一年后遭遇到职业生涯的第二次“重大挫折”。2004年10月,主持工作一年后,组织对他进行了考察,拟提为外资中心主任,考察推荐似乎一切顺利,但部机关的公示名单中却没有他的名字。当时,正在国外谈判的他得知这一消息后几乎崩溃。事后得知,是因为审计以前的铁路外资项目暴露出一些问题,虽与他无直接关系,但作为现任领导,他也不能“逆势提拔”。这一次的搁浅又令他的“主持”生涯延长了三年半。2005年5月,他被任命为常务副主任,提为正局级,继续主持工作。直到2008年4月,在中央党校中青班学习期间,他才被正式任命为外资中心主任。至此,他已经做了近5年的“主持”,这样的经历不是每一位中青年领导干部都会有的,但却是经历过的人最难以忘记的从政经验。外资中心既兼具行政和事业单位职能,又象是一个“半官半商”的机构。统筹管理全国铁路利用外资工作,并通过利用外资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开展知识合作,在中国铁路改革发展和创新中具有独特的作用。回想主持工作的经历,教训多于经验,能够留在记忆中的也多是“走麦城”的时刻,但他相信,它对于自己的成长是一笔财富,愿与年青的校友们分享。
  一是记住职责,忘记职务。当好“主持”很难,因为多数情况下你并不清楚组织的用意,是临时主持作为过度、还是给你个平台考验一下、抑或是你资历尚浅再磨练一下?或者兼而有之。主持工作意味着开始行使“一把手”职责,但由于级别或职务未到位,客观上增大了行使职责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是“记住职责,忘记职务”。事实上,不管组织上当初让他主持工作的用意何在,客观上都给了他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二是在继承中创新发展。“主持”更希望尽快出成绩,但必须端正政绩观,处理好潜绩与显绩的关系,注重基础,着眼可持续发展。作为新任领导,特别是“主持”,创新是必要的,但要正确判断创新的条件是否具备,不能离开继承讲创新。还要“新官理旧帐”,这不仅表现了“主持”的自信心态,更显示一种责任感。三是适当造势,营造氛围。主持期间,领导、下属和相关人群都在关注你,工作中也会遇到更多的阻力,因此,需要适当造势。比如:通过开局造势,凝心聚力,树立形象;通过演讲造势,让群众了解“主持”的思路和作为;通过暗示造势,及时传达上级领导的指示,也为自己创造一个较为宽松的工作氛围;通过自我造势,显示“主持”的自信并自我激励。四是以从容心态当好“班长”。“主持”之后的个人发展,存在着多种可能,从容面对既是一种心态,也是正确对待组织、正确对待同事、正确对待个人的综合素质的体现,可有效避免“主持”易患的多疑和急躁。此外,带头运用好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不仅能及时化解问题的苗头,而且也突显出“主持”从容自信的心态。五是果断处置突发事件。主持期间遭遇突发事件,既是机遇也是挑战,通过应急事件处理的锻炼,掌握局面的能力会得到质的提高,为今后担当重任做好准备。六是正确看待批评意见和反映。主持工作期间,往往对外部评价更敏感,处理不好就会裹足不前。对待批评意见,要全面分析意见内容,做到心中有数,受得了委屈。“主持”一般更在意群众的反映,希望人人都满意,其实,存在适当的不同意见,有时更能说明你真正尽职尽责了。在他近5年的“主持”期间,年度考核他很少得优秀,但组织和上级领导并没有因此否定他和他的单位所取得的进步。回想起来,这样做的结果也许延长了他当“主持”的时间,但他相信所赢得的信任会更长久。
  回顾离开母校近30年的工作历程,刘军甫说:我经常惭愧于对母校的贡献寥寥,而母校却始终象对待游子一样关爱注视着我,我无以回报,唯有继续努力,牢记母校的教诲,脚踏实地,在另外一个领域不断展示沈航学子的精神和追求。
  他无限感慨道:祝贺母校走过了60年不平凡的岁月,母校的壮大激励着我们的斗志;感谢母校给予我莫大荣誉,我们的成长也印证着母校的辉煌。